…延续

……是经验告诉我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 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真的怕了。对一些事情怯步,暂时没有办法往前走。我不想以这种方式作为回报,因为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给于希望,然后再继续伤害只会种下恶果。这种没完没了的恶性循环我真的不想再走下去了。我只是想保持现有的状况,也真的不敢多想。深怕再重蹈覆辙,走回以前一样的路,在完全没有了解自己要什么的情况下轻举妄动,到头来只是伤害。原地踏步,轻微伤害;往前一步,继续伤害。我对“如果你认真就输了”这点非常不认同,但是在认真之前,可否顾虑周全?没有人懂,只有天知道。或许我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其实我也没大家想象地这么好,我什么都不是。 原来我也没那么的了解我自己……

遗失了的兴趣

在网上看到一些很美的手工绘图,不禁令我想起以前的我也有那么一段时间是非常喜欢画画的…… 依稀记得以前我曾作画过小叮当绘本,里面有漫画里所有的主人公的介绍。我嫲嫲说以前无论我去到哪里,给我一张纸和笔就够了,我会在当下看到什么就画什么。是不是以前的小孩子没有智能手机在上面滑来滑去,也只好自个儿找点乐子去。小时候曾学过画画,在小学也蛮常被拿去贴堂,虽说画工不是非常出众,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看到电视播放的气象报告的有趣动图,也曾想象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学一些graphic design什么的。上了中学,也很喜欢画画,尤其画一些比较“科学”的东西,例如人体构造等等。慢慢地,在被繁忙课业取代下渐渐遗忘自己当初的兴趣。 现在反而会看一些书,看一些电影去填补空闲时间,更多的是去扩充自己的人际网络。我在想我会不会因此这些而慢慢地遗失了自己,也许有一天连我自己也不认识我自己了。以为去到另外一个地方会重新认识自己,审核自己的价值观,认为自己可以接受更多的事情,尝试更多的事情,不再让自己像以前那样封闭自己,不敢尝试,固执等等。在国外生活看起来表面风光,可是暗地里苦又有谁知道。钱固然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钱以外的问题更得一个人去承担面对解决。和家人朋友分享只是一个让自己过得安慰的途径,更多的是还是需要靠自己去改变想法不再钻牛角尖。 当有一些事情发生过后,我突然才茅塞顿开。究竟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好害怕自己的改变,连我自己也无法想象自己到底在这里是为了些什么,就像遗失了的兴趣那样,遗失了的初衷那样……经验告诉我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人的脑真的可以被心使唤吗?大脑一直很理智的告诉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可是心里却一直反抗着,总是有那么一股背道而驰的冲动。 你们以前认识的我还是以前的我吗?

[空白2]

当你害怕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你会尝试逃离这个让你懊恼的空间,尽量去找东西做。 “无嘢揾嘢做,无俾自己念甘多嘢”。看完港剧《爱你请留言》感触甚多。 自己之前一下子跨太大步了,幸亏你阻止我。 现在回想我当时的决定太冲动了,有时候会想,其实有你们就够了。 最近遇到不开心的事,找人倾诉,哭湿脸颊,连借酒消愁这玩意儿我也玩上了。 我告诉我朋友,我需要时间,时间可以治疗我的伤痛。 伤,有人比我更伤;痛,有人比我更加痛。 自己称不上是最痛苦的,一切还是各自最清楚各自的伤痛。 我暂时放手,回归原本的自己。不敢多想以后的事情。 可是,我真的可以控制自己不多想吗? 我相信我需要一段时间去重新审核自己。 我相信我可以做的更好。

给父母的一封信

今天在佳礼看到这一则比赛,忽然想要写东西的冲动。反正今天没有太多实验要做,那就写写吧! 自出娘胎以来,据说三天过后我就被带去爷爷嫲嫲家。虽然妳边坐月子边照顾我,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幸亏有我很多小时候的照片,可以重温那段我“断片”的日子。往后几十年的日子,我都和爷爷嫲嫲一起住。因为妳要工作的关系,所以一个星期才来探望我一次。每每妳要离开时,我却躲着哭,因为妳要回去上班了。在我小时候,我对你也没什么印象,只知道你脾气很不好。印象最深刻的那一次是被你狠狠地打,原因大概是小时候贪玩跑去马路不知危险。在我大概幼儿园或小学的时候,你就去了奇异国赚钱。二十多年后,就轮到我踏在这片土地上。多巧啊! 很多人问我,你和你父母弟弟感情是不是不比和爷爷嫲嫲叔叔姑姑来得好?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但我还是如实回答:是!还有,你应该不是长子吧?你的性格不像。有时候我在想,我到底是被我爷爷嫲嫲溺爱还是什么。没有一个大哥哥样?诸如此类的问题。那么要怎样联络我和父母弟弟的感情呢?每逢学校假期,你就会载我回去住一两个星期。说真的,那时候我有点抗拒,打从心里的抗拒,不知道为什么会抗拒,不想离开沙登就对了。现在想起当时的我的确有点过分。一直到了大学,我还是没跟你们一起住,因为我在登嘉楼念大学。大学假期也不怎么回去。 念完大学的几个月过后就搬回去跟你们一起住。在搬之前,我是非常不舍得离开沙登,那里有着我许多的回忆。搬家往后的那段日子,我觉得很空洞,和你们没有什么真正的相处再加上我在UPM遇到了瓶颈。这一些些的东西困扰了我,以我的性格,我选择去钻牛角尖而不是向你们倾诉。倾诉这玩意儿根本不在我字典里出现。直到我在UPM发生了大事后,我才觉得原来我和你们是可以这么的靠近。你帮我解决了这个困扰,而妳就在我身边默默地支持我。从那天开始我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和你们相处了两年后,说要飞过去奇异国念书了。来到这里,那种之前的恍然大悟再继续发扬光大。让我回想我以前种种的性格都会让我不禁地笑了起来,那么傻。虽然分隔两地,但是我们的距离从没被拉远过,反而觉得越来越靠近。当很多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你就会学会珍惜和解决;只有父母不在身旁时,你就会用另外一个角度思考。感谢你们把我送走,因为世界有很多值得你去探讨的地方。读书不单单只是读书,你们也让我有机会在外面看看世界,改变我的人生观。有时候我很傻,我会想如果没有了你们的样子和声音,我都不知道怎样活下去。你们或许会说我是mummy boy,天真什么的,就是因为之前失去太多和你们相处的机会,现在会有些遗憾和弥补不回。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有压力要及时倾诉,无论家人朋友,我都知道你们会默默地支持我的,对吗?

最近我在搞啥啊?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类似的感觉。有一种朋友,初次见面后会觉得很多话题聊;反之,有些朋友要聊怎么也聊不起来,有点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会想,也许这是我个人的问题吧!我承认我聊华语广东话会比较得心应手,因为这是我的母语和日常生活沟通的语言嘛。可是最近当我用英文聊天的时候,我就会开始词穷了。但是我和英文不是母语的朋友们,还有几位是英文为母语的朋友可以聊得很OK,在回国之前。最近和一位新加坡朋友兼室友聊天,一来他讲话很小声,二来他的新加坡英文有点搞不懂。他说他的母语是英文,华语广东话都没问题。他还问我用什么语言聊天最OK,我劈头就跟他说我要用英文。但是每次跟他聊天我都很词穷,而且要让他重复很多次才听清楚明白他的英文。你们可知道,我一旦遇到这样的问题,我就会想我的英文在回国那三个星期没被用就退步到很厉害的感觉。啊!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我坚信我的英文不会差到连一个简单的沟通都会使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最近舌头却频频打结。我在搞什么?!之前也认识一位也是来自新加坡的朋友聊天,我们用我们自己那种“啦”和“嘛”式的英文沟通,虽然她的英文比我好很多,可是我可以很舒服很开心地和她聊。但是我和刚认识的那位新加坡朋友就好像我的英文变得非常差。渐渐地我和其他人沟通也变得有点差,可以说是开始有点自卑。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这不完全是我的问题,我一直就这样常常安慰自己。多练习,把自己的心态好好调整也是我暂时唯一能做的。 我个人有时候的想法会去得比较远。我会想如果现在在职场的你,没有让你可以做选择的余地。一个人怎么再难聊天也得跟他聊,因为他可能是你的上司?重要的顾客?或对你在职场生涯重要的人?嗯!用正确的心态去面对吧!搞不好我会和那位刚认识的新加坡朋友会成为好朋友呢!上天关了一扇门,会在你不自不觉中开了另一道门让你走。

过年

接近两年了,本来没有想过要回国过年,等毕业了过后才打算。可是觉得又是时候回家探望父母家人朋友,也许应该转换一下心情,可能对未来会有不同的想法。到最后还是决定买机票回家过年,也只有这样大家才会拿假回来和有更多机会和他们相处。虽然科技把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距离拉近了,可是我还是很享受面对面和家人朋友对谈,除了表达可以来得更直接以外,我的确想多看看他们几眼。 基本上我把一天分成三个时段,早午晚几乎都出去。这没关系,身体虽然很累,可以见见亲戚朋友再累也是值得的。想到下一次不懂什么时候再见面就会让人觉得这一次的见面显得格外珍惜。这一次回来学到很多东西,家人朋友又“塞钱进我的口袋”。谢谢你们的分享。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相聚。

回顾2012-2013

自我离开那令我没有好感的大学之后,我的生活起了极大的变化。从本来想去working holiday到后来已经差不多有两年都没回过家的我一路的走了过来。这些事情过后陆陆续续地发生就是从我离开了那间大学开始。我只能说服我自己说这是一个成长的经验。虽不能说我自个儿处理难题的能力变强了,但至少我是比以前好很多。 当我决定离开这个地方时,我心里欢呼去迎接人生新的里程碑。踏上了飞机的那一刻,我跟自己说,未来是一个全新人生。好好再重新塑造自己的人格。在一个没有人认识之下,去适应新的环境新的事物新的文化。坦白说,除了非常挂念家人和朋友或看看偶像剧掉泪以外,我绝对没有为了想念在遥远的你们而哭。我相信分开就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除了偶尔课业烦躁透不过气来而觉得沮丧没用文化冲击等等等等,其余小事情应该对我来说不是问题。非常感谢家人对我的投资与支持,虽然现在还没看到回报,但我相信往后的日子就会有了。 对很多人来说,到了这把年纪还念个有完没完啊。虽然有时心里会很不平衡,朋友都至少有3-4年的工作经验了,自己什么都不是。只能常常安慰自己说毕竟每人走的路都不一样,反而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体验是超级幸运的,这个是实实在在印证自己的成长史。在第一个城市边打工边念书兼每两个星期presentation课业多和难到不行去滑雪一直到毕业,然后到另外一个城市认识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打果园工和去周边地方攀山涉水,然后再到另外一个城市继续学业又认识一堆不同国家的朋友到做实验助教去面试和喜怒无常的实验及时不时的余震,这一路都是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难过和开心永远都隔着空气分享,唯独自己想办法找乐子。从一个极度自闭害羞想太多来来去去同样朋友团到喜欢认识新朋友握手拥抱烂英文自理遇到困难暂时抛开一切暂且不理后再重新出发不能不吃东西等等等等。 回头一看,对我来说属实不易,但我走过了。我想如果我那时还在原地踏步会有什么后果。谢谢家人,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自己是对你们最大的回报。2014年又会发生什么事呢?那要等到下一年的回顾咯~

是不是她?!

我相信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应该会是家庭纠纷和工作人事的问题。没什么,希望我自己想太多吧。前一两天的心情不是很好,自己都纠结在实验室人事的问题。话说是发生在上个星期的事了。说真的,我没有使用他们的仪器,只是随口问问那位教授的学生我是否能借用一下,到最后我没办法使用是因为我才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这个星期,实验室助理突然问我是否用他们的仪器,我说没有啊!我很紧张因为我根本没有没用,而且我还以为坏了呢!过后助理向我说不是仪器坏不坏的关系,而是“授权”方面的问题。没有经过别的教授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使用他们的仪器,除非是自己的学生。 昨天开会,我的教授问我是否有使用别位教授的仪器,我劈头就说没有!为什么这一个问题连我的教授也知道?我很好奇。我向他解释说为什么矛头都指向我,我根本没有做过。我知道教授没有责怪我,但是我心里很难受。因为这一次我真的要使用那位教授的仪器,所以我要亲自见他得到他的同意,结果他说了一些话给我听,说如果再有类似没有得到批准而使用他的仪器的话,我将会被提出实验室。我能做什么?我只好点头啊!难道和他解释有的没的吗?更何况我已经向他解释我之前没有用过他的仪器,可是他还是警告着我,让我觉得我好像已经犯了这个错。 今天当大学的practical完了以后,要回实验室做一些东西。因为我的lab和另外一间lab是相连的,所以我有什么东西都开门过去拿,结果那位教授的学生在做实验,我离开时她用斜眼望了我一下,被我发现了,她的斜视令我很难受!她深怕我拿走她东西似的。过后我自己胡思乱想,不知道是不是她向她的教授打小报告,说我用过他们的仪器。可是我根本没用过。自己对此事真的蛮难过的。

厚脸皮

我发现厚脸皮不是我与生俱来的本领。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我觉得我的脸皮还蛮薄的。以前发生的事情就不用重提了。最近有些事情让我领悟到男生是应该厚脸皮一点,而且也似乎看厚在什么情况吧!我觉得我的教授对我不错,在很多事情方面都帮助我,甚至还提供一些意见帮我找住宿。在之前我曾向他提出需不需要在实验室授课的时候当他助教的事情。没想到前几天他就发邮件给我说当助教的事宜,我就下定决心,至于会不会被录取,就尽管尝试一下吧!可以给自己赚点零钱之余,还可以吸取一些经验。 第二天我就去找负责人谈谈。他也是一位教授,之前在牛津博士班毕业,在见他之前读了一些关于他的资料。去跟他见面的当天,就被问了一堆问题,全部都是关于fungi。我压根儿没想到他如此劈头就问了一堆有的没的。结果,我心里想我真的无法掰一个我不会的领域,我就直接了当地跟他说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所了解的领域是在bacteria,我还竟然跟他说我没当过助教。过后回想,我之前在UPM当过一年的助教,为什么死蠢到忘了这件事。好了,话说回来,我竟然紧张到忘记跟他自我介绍,当下又被刷了一下。他说他不可能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让他申请为助教,我赶紧接着介绍自己是谁教授的学生,然后一堆有的没的。过后他要让我再认真考虑一下,当实验班的助教要很有自信地回答学生的问题。最后他还是留下我的名字,说我可能成为他其中一个助教。 隔天找了我的教授,和他详谈助教事宜。他就向我解释他有份参与实验班的部分,说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问题,他相信我可以办到,希望我找回那个负责的教授说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我的教授给了我蛮多的鼓励和信心,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这应该都是好的开始吧!当我回想这一切,我还觉得当时去见那位负责人教授有点太厚脸皮,什么都不会就去见他。但是这个“厚脸皮”也让我踏出第一步,逼自己去做一些在这里大学没做过的事情,去尝试一下不同的东西,去接洽不同的人。我的教授说,科学领域不是自个儿独立的事情,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办到,是要多相关领域的人事接洽才方为成功。这一切希望自己的脸皮越练越厚吧! 人在独处,尤其自己一个远在其他地方的时候就会想很多有的没的,就在突然之间领悟到一些什么……

谢谢你们

大马第13届选举过后的第5天,大家仍然对这次投票活动的舞弊和不公平感到伤心,愤怒和沮丧。或许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一次的选举让更多马来西亚人更热爱自己的国家,团结和让大家更清楚了解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很感动人们勇于表达自己的意愿,对抗弱肉强食的政治决不低头。 这次的崛起,得到许多国外的关注,尤其是台湾这个国家。他们之前和我们一样,都经历了政治的黑暗。他们成功推翻旧政府腐败的制度,可是我们却无法达到我们要的意愿。我相信马来西亚这一场选举风波,也同样让其他国家高度关注民主自由的重要性。很感激台湾人也这么地支持我们,响应我们“熄灯活动”来表达民主已死的不满。感同身受的他们,也一起和我们响应民主自由是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分肤色和不分语言。也很感激在国外生活的马来西亚人和正在念书的学生,谢谢你们向世界宣告马来西亚需要一个干净和公平的选举,让其他国家认为我们,马来西亚人对恶势力永不低头。 希望马来西亚可以渡过黑暗,重新崛起,迈入马来西亚人民需要的进步与繁荣。现在在马来西亚的你们要加油!无论如何,我都会大大声地告诉别人,我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引以为荣!